演講試讀邀稿◎占卜預約解讀,請洽 alice425@gmail.com Line ID:askareiko     週六日可預約

占卜軼事│戰鬥天使まいこ與我

這是我從遠古封印手上,拿到的第二件純手工法器。會與遠古封印認識,要歸功於幫我點財神DNA和光盾的台中同業好友伊諾

去年12月我看到伊諾推出財神DNA的特惠,於是就跟他約了四次時間到台中,第二次我還帶了小師妹做了逢甲半日遊呢!那時候其實就有看到伊諾脖子上的長鍊,墜子還不是普通的大(一整支水晶),還搭配了繁複的纏繞手藝與顏色繽紛的寶石圓珠,看起來很威,也感覺到祂很有能量(力量?!),只是不知道祂是專屬伊諾的戰鬥天使。

記得是接近年底的時間,第三次點財神DNA,我第一次碰到遠古封印本人,他剛好來台中,我在點財神DNA時,他跟小薰老師原本在一旁的空位聊天,後來退到外面去了;當時,我很專心在點財神DNA的儀式上,並沒有注意到他的長相,只是覺得旁邊來了一位說不出感覺的高人這樣~

後來才知道這位說不出感覺的高人,可是手工精巧、製作各項法器一流的專家!第一件他手工製作的(非法器),是小薰老師今年初義賣的鑰匙圈,我贊助買了一個。再來就是在1月初公開、1月中拿到手的黑曜岩五芒星權杖。相信今年初開始有來找我占卜的,都看過這支權杖放在占卜桌右手邊鎮著,也有不少在畫複合盧恩符文時接觸過祂;我經常用祂來畫大型結界、畫無形的複合盧恩符文和封印某些不正常的能量之類的,威力實在有夠大….

所以,當2/17遠古封印在FB上貼出照片、公告戰鬥天使系列全面預購時,我就很興奮地想要一個(2,500元)。就他在公告中所說,雖然很多人認為天使是很天馬行空的傳說,但是他一直相信天使確實存在,也隨時在人們的身邊守護著,所以他試著針對個人特質和所接到的訊息,將屬於那個人的戰鬥天使實體化。底下這就是專屬於我的戰鬥天使舞子(まいこ,maiko),小名小舞:

maiko

因為是量身訂製,所以遠古封印在製作前會要訂製者提供一些資料,像對自我靈性、光與愛的看法;我那時(兩天後的2/19)是把愛麗絲前傳傳FB訊息給他,然後在上面討論看資料夠不夠這樣。製作過程會將周圍空間設定神聖結界,並與外界做隔離,依照個人特質而獨家設計屬於訂製者的天使型態;做完了之後會拍照給訂製者看,所以小舞做好後2/22我就看到成品照片,也就是看到照片我就決定我的戰鬥天使叫舞子(まいこ,maiko),小名小舞了。

你問我為什麼這麼快就知道戰鬥天使的名字,老實說我看到照片就覺得祂在跳舞,翅膀拍啊拍的很輕盈地跳來跳去啊!不過我大概隔了快半個月才拿到小舞,因為又跟伊諾約3/18點光盾要去台中,所以就請遠古封印寄給伊諾,我去點光盾時順便拿。

當天點完光盾時間還早,跟伊諾聊了一下準備要走,才想起小舞還沒拿哩!當伊諾把小舞交在我手上時,第一個感覺是〝哇!好有力量啊~〞,第二個感覺是〝哇!好溫暖啊~〞,第三個感覺是〝真是個活潑的戰鬥天使〞,好妙!(當時還沒有啟動祂唷!)

一直到中港轉運站,我買了車票補位坐上車,在位置上輕手輕腳地把小舞戴上,把祂放靠近心輪(心窩)的位置,開始跟祂說以後祂的名字叫舞子(まいこ,maiko),小名小舞了,而我是祂要守護的人叫愛麗絲(當然連本名都講了),我們要一起為了將光的蓋子打開、放大擴散而戰鬥….這樣就開始了我跟小舞一起生活的日子。

遠古封印自己來說,他的戰鬥天使是24小時隨身的,剛開始的我也是一樣,24小時都戴著小舞。一般白天時間就把小舞藏在衣服裏面,遇到駐點占卜時間或在特殊場合就會把小舞秀出來,當做自己的護身符。尤其是在每天啟動光盾或做財神DNA功課時,小舞就會特別開心,做煙供時也會乖乖地等我持咒完。我記得有一次半夜有個奇異的夢魘狀況,也是小舞具相化之後把我拉出來的,還有在占卜中對於問卜者更人性、更有愛了,除了我個人對於人生的理解外,有一部份也算是小舞的功勞囉!

只是24小時隨身的結果,免不了就會壓到翅膀或鉤到腳之類的,所以我過完國曆生日的隔天,回到台南遙望外公的告別式(因為當天正沖我屬豬的),順道帶著小舞回來找遠古封印維修和聊天。他是個靦腆的大男孩,手真的好巧,老實說第一次面對面聊天,但是卻覺得好像認識很久很久了一樣;我們聊了很多有關戰鬥天使、權杖和其他法器的小故事,然後維修完的小舞感覺好像升了級,力量變強也變美了!

某位老師曾經在看到我戴小舞出席時跟我說過(第一次見面就這樣說喔),人就是被很多無明的制約綁住,很多走身心靈的被制約地更嚴重。事實上我並不否認這一點,因為這是我個人對我所從事的工作(雖然它現在看起來像副業),惟一一點小小小小的堅持。除了祂是法器之外,我認定小舞是我在從事占卜或其他身心靈工作的工作夥伴,而且是鐵桿工作夥伴這樣~

歷史上的今天還寫了....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