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試讀邀稿◎占卜預約解讀,請洽 alice425@gmail.com Line ID:askareiko     週六日可預約

記錄│前世回溯‧番外篇

很多人透過微網誌、簡訊、email與電話,甚至剛剛還有人當面問我,參加了兩次前世回溯之後,對你來說有改變了什麼嗎?

大家問我的這個問題,就是我決定寫下這篇番外篇的原因;不過,時間必須拉回到第一篇前世回溯文發生的時間之前,也就是我答應前世回溯邀請之前。

我必須交代一些,沒有寫在前世回溯系列文章中的細節。這些細節都是我在前一年的兩次催眠、最近兩次前世回溯中及之後所發生的所有事情/事件、以及參與陪同老朋友全程進入催眠狀態的真實體驗;所有有關體驗的文字都是很直接表達的,如果身為讀者的你看了發現很不舒服、或是情緒被引動了感覺很不好,請直接關掉文章所在的視窗就好,我完全不會介意;我以開放的心,歡迎各種形式的討論,前提是立論基礎要平等,不平等的立論基礎是無法進行對等的討論的。

1.我跟催眠師夫婦的關係

Tony是我認識多年的好友、曾經也是同事,最後變成同業,在同一個駐點(公館紫光)輪班。夙雅是Tony的太太,他們都研習催眠多年,有非常豐富的經驗。

2.我跟催眠的關係起源

去年的2/12,我因為已經意識到與某位身心靈老師之間的問題,必須要進入靈性層面解決,而當時的我並沒有學到直接進入靈性層面解決問題的方法,所以透過我的同學兼好友、催眠師Wiber進入靈性層面試圖解決;不過當時沒有先處理到某位身心靈老師的問題,而是先處理到我生命中跟兩位重要男性的問題,其中一位就是後來全程陪同的老朋友。去年的4/14才正式透過催眠,進入靈性層面處理了跟某位身心靈老師之間的問題,但是狀況在今年初這位身心靈老師仙逝後起了變化。

3.我為什麼會參加前世回溯

其實,跟有意識以來長久的不連續夢境有關。夢境的內容多跟卜筮之事有關,橫跨多個國家、朝代或是時空;跟現代有關的夢境,多半後來都實現了,後來我才知道那叫做預知夢。對於有實現的預知夢就不探究了,但是對於有點古代或是跟國外有關的夢,就有點興趣想去探究,想知道在那個時空下,我會是個什麼樣的人,跟我現在到底又有什麼關係….所以當我看到另一位同業尋楊的兩次體驗,心裏就有很大的興趣想試,總是因為時間無法配合而作罷。

4.第一次前世回溯後的閉嘴風波

7/20下午我參加了集體的前世回溯,但是在過程中催眠師並沒有直接下指令要大家去走前世,可是我不但進入前世,還進入了接續的兩個前世。看到現在的親人朋友們出現在前世中,其實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原來我跟現在的親人朋友們可能累世都在一起,憂的是潛意識會讓我一催眠就進入這個前世讓我看到這些親人朋友們,想必回到現在,我跟這些親人朋友們會有一些狀況需要被審慎地對待與處理,這會是我的功課。

我是以這樣的心情,去看待前世回溯中我看到的所有狀況或現象的,從開始接觸催眠到現在,一直都是這樣。

結果,因為我太真實地將所有前世回溯的過程用文字描述出來,7/21起就引發了一個我看起來以為很小的事件。殊不知因為在事件中兩方討論的焦點一直變換失焦、我又急欲趕快處理,結束這個失焦的爭論,到最後的結果是在7/24早上9:45接到對方要我〝停止幾週,冷靜下來,觀照自己內心〞的私噗內容。接下來,就是各位看到的這則公開推內容

對於一個從小在台灣特有的佛道宗教環境薰陶中長大的孩子來說(另外還要加上成長過程中在一貫道佛堂所受到的特殊經歷與際遇),〝觀照自己內心〞已經內化成生活的一部份,遇到該執行的時候就會自己啟動。看到這則直接要我〝觀照自己內心〞的私噗的時候,我正在上占星課的空檔休息時間,習慣性追噗然後看到,課堂上老師和同學們當場看到我的情緒從極端波動到極度平靜,前後不到十五分鐘;如果沒有平常就在〝觀照自己內心〞的話,不可能有這麼快的轉變吧….

所以,即使當對方隔天回了私噗,表示沒有人有資格要我都閉嘴,我還是要對自己負責、履行我說出口的話,不發個人的公開推噗直到8/8,總共歷時15天。

5.第一次前世回溯後的轉變

這麼說吧!跟金牛男的關係真的變好了,他打電話給我也少了很多抱怨,互動中多了一些體諒和包容。記得回溯後的某個週一晚上,教完塔羅課還趕去幫他處理一些問題,他也變得比較會自己想了,這是好事。但是這並不表示金牛男跟我之間已經沒有問題囉!還是有的,只是時間未到還沒浮現出來而已。

第二個轉變是,我開始真正的面對並處理所謂的〝衝突關係〞,在處理閉嘴事件上讓我學習與成長很多。在此我非常感謝自ICQ時代就認識至今的同人師兄,不好意思還讓他在閉嘴事件中還變成對方抓在手上的中間調停人。

6.我與同人的關係

同人師兄跟我是ICQ上的網友,87年中我到台北工作後才正式見面相認,當時他已經接觸New Age及占星一段時間,也就都住在師大附近;後來接觸佛法後,我們都皈依法鼓山,成了真正的同修;然後我開始進入New Age及東西方神秘學領域的世界中,也開始寫blog,跟同人師兄又開始在很多方面有很多交流。該怎麼界定我跟同人師兄的關係,我想….亦師、亦友、亦兄長吧?

7.第二次前世回溯前的掙扎

Tony提出7/30的第二次前世回溯邀請時,我很掙扎。掙扎的原因有兩點:第一、現在還是在我說出口的閉嘴內觀自省時間內,怕會引起第二次風波;第二、7/30這個時間點有點尷尬。為此,我用了兩天晚上的靜心時間仔細想,後來還是決定參加。決定參加的原因,一方面是要解決第一次前世回溯後引發的很多問題,另一方面想要確認我跟日本的緣份,和想在京都長住的原因。

8.第二次前世回溯中的幾個巧合

我知道這次進入前世一定還是巫,結果居然變成陰陽師,這是第零個巧合。(因為我早已經知道累世為巫這件事)

我沒有預想自己一定要進入在京都的那幾個前世,但是就是這麼巧,一下我就進去了,而且還進入了正在京都的那個前世,這是第一個巧合。

第二個巧合,當我進入催眠回溯的同時,正好有朋友剛下飛機、搭新幹線正往京都去,而且都在那個前世中出現。應該說,第一次前世回溯中出現的原班人馬,都在第二次前世回溯中出現,一個都沒有少。(而且還有多)

第三個巧合,平安京(京都)皇城有妖氣,所以平安時代結束進入幕府前期,皇城很快就遷都到鎌倉去了。回到現世中的狀況,有朋友的公司很緊急地通知,在八月中之前要全數遷入位於某地的總部。

第四個巧合,正在京都的那個前世中的天皇,在現世中也是位高權重,居於決策地位的人。只是我在回溯中看到但是沒寫出來的是,前世中的天皇其實是個怕死的傢伙,檯面上找很多權臣一直開會討論,檯面下自己早就決定好很多事情,只是等著有權臣提出跟他一樣的想法,然後幫他背書這樣。

9.第二次前世回溯中沒提到的

有人跟我說,第二次前世回溯的過程寫得很跳,事實上我也覺得很跳;不是因為我看到或經歷到的是跳躍式的畫面或情節,而是這次的回溯內容牽涉到太多現世朋友們在那個前世的個性表現,我怕若照我第一次前世回溯記錄的寫法,沒講清楚的話鐵定搞到跟朋友們反目成仇啦!所以在第二次前世回溯記錄中,我把更多的重心放在跟我有關的事件上,仔細體會我的潛意識帶我來看這個前世的原因。

我在第二次前世回溯中看到很多現世在我身邊幫助我的朋友,包括大師兄、小師妹、同人師兄和後來重逢的老朋友等人;只有一個在前世出現、但是現世沒有他消息的,就是我在京都前世的結髮妻子,現世中是我大學社團收的大徒弟慶さん。慶さん在大學畢業後當兵前,曾經去過一趟日本,還寄了他買的日本可愛小物給我;後來在台中我出事的時候,也是他幫我抓中藥補身體,度過我身心都受創的那段時間。後來我到台北工作,幾度回到台中,都會在很不經意的情況,在台中的街頭與他巧遇….一直覺得跟他有莫名的緣份,也很想找原因是什麼,看來第二次前世回溯有抓到一些線頭了吧?

最後,還記得第二次前世回溯一開始,我有寫〝草原的另一邊開滿了桔梗〞,還有那個前世我要往生前是〝在一個種滿桔梗花的莊園裏〞….五角型的桔梗花紋,是平安時代最有名的陰陽師安倍晴明所用的咒印,叫做晴明桔梗印,在京都也有晴明神社和安倍晴明的墓….所以,在京都的前世,我是安倍家的人喔!

10.化樂天、地獄道與老朋友

第二次前世回溯的尾聲又回到六道輪迴的集合站,只是這次我是VIP要〝回家〞。

我沒講的還有很多。

第一、那兩位護送我上船〝回家〞的人,其實就是我在〝家〞的守護指導靈,一男一女。一組這樣的守護指導靈,只會守護具有同樣特質的一男一女。

第二、我在集合站的時候,剛好看到前面第2點中提到的,某位身心靈老師。這位老師剛從集合站櫃檯換到passport,而且是黑色的地獄卡!這不由得讓我心裏一驚,也讓某位身心靈老師一驚,因為他看到我跟他在〝家〞的守護指導靈一起出現在他面前;但是當時的狀況是我要被帶〝回家〞了,而他拿到地獄卡即將出發到….呃….後來的情景我應該可以不用描述,各位應該很清楚地看到畫面了吧?我一直到這幾天跟以前的同學連絡上,再透過通靈人的確認後,才知道某位身心靈老師現在真的就在地獄道,需要被超度,而且需要我同意幫忙才能進行;也才知道通靈人一直在mail上跟我說的,我跟某位身心靈老師的因緣未了,原來就是這個意思。

第三、第二次前世回溯結束後的交流時間,我跟催眠師聊天,剛好聊到跟某位身心靈老師和往生的媽咪都有關的念佛的事;講著講著,催眠師突然就跟我說〝你媽咪現在在化樂天喔!看來你媽咪還不錯,往生前有念佛號嗎?〞我就把媽咪以前自己念大悲咒七遍的事跟催眠師說了,也說了某位身心靈老師在發生變故後也辦過兩次大悲咒共修會的事。催眠師就有說,念佛要自己有心念才有用,透過共修念佛迴向,其實功德不大,尤其很多人都是念佛拜佛不信佛,念了一點用處都沒有….

第四、在前面第2點中有提到,我在處理跟某位身心靈老師的問題時,先處理到我生命中跟兩位重要男性的問題,其中一位就是看完第二次前世回溯記錄後火速預約,後來我全程陪同催眠過程的老朋友。我沒講的是,其實在去年2月第一次催眠後,我就知道一年後我會跟老朋友碰面,只是完全不知道會是在這樣的狀況下;而且在碰面、陪同與後續的連絡中,我發現沒連絡的十幾年間,我跟他的生命軌跡雖然是兩條平行線,但是某些重要事件及對靈性層面的探索與了解,卻又如此接近與類似….,或許這也是我必須要去尋找的答案吧!

最後我想說的是….

我相信催眠可以協助我,當我自己認知到我要改變時,透過催眠可以更加深我的信念與作法。

我相信我在回溯過程看到的一切,是潛意識希望我馬上看到並進行處理的課題。

我也相信有很多人看完我的回溯或催眠經歷,會直覺地認為這是潛意識的投射,而投以質疑或半信半疑的口氣問我:「你看到的,都是真的嗎?」

是的!我在這邊可以大聲地說:「我相信我所看到的,我深信不疑。」

每個人進入催眠後所看到或所經歷的都不相同,每一個都是非常特別且獨一的!當你看到報章雜誌網路上有人分享回溯或催眠經歷的文章時,請以客觀的角度欣賞這奇妙的經歷,而不是因著自己的主觀和成見,來看待這可能超乎自己經歷可以理解的事,然後對催眠這件事或對寫文章分享的人(包括我)產生質疑。

這對我來說,是非常受傷的事;因為寫出來的文字被人誤解或質疑,是我絕對無法忍受的。如果你打從心底不信,也請你不要抱著試試看的心理去進行催眠,那不會幫你打開通道解決問題的,一‧點.都‧不‧會!

以上。

@蕭夙雅老師的前世今生回溯
台北縣土城市裕生路79號3樓
請撥:0973-051613預約洽詢

歷史上的今天還寫了....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