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試讀邀稿◎占卜預約解讀,請洽 alice425@gmail.com Line ID:askareiko     週六日可預約

喃喃│請別跟我講傳直銷事業機會Part3

很久之前,我在立子異言堂投了兩篇有關傳直銷事業機會的文章,分別是請別跟我講傳直銷事業機會請別跟我講傳直銷事業機會Part2

照理說,這兩篇寫完,應該就不會再有Part3的情況才對….不好意思,就是有啦!而且搞得我朋友非常毛,非常生氣,也覺得非常荒謬。所以在徵得她同意後,以第一人稱手法寫出這篇Part3,請目前從事傳直銷事業的朋友深思,千萬不要為了拓展自己的組織網,而害了身邊的年輕人。

我在這家公司已經好幾年了,幾年多來與同事相處十分愉快,直到發生了這件事。

小玟,是公司的總機妹妹,晚上在念夜大。七年級的她,似乎很有自己的想法,跟同事也都還不錯。惟一覺得奇怪的是,她老是在講電話,真不知道她一個大學生,朋友同學有多到這樣嗎?有時候總機響了她也沒接任由電話亂跳,然後繼續講自己手上的電話,搞得同事有點小怨言。

有一天,小玟約我下班跟她去做ARDK。那是一種儀器量測,可以測出身體狀況,做一次要600元,而且得要預約;我想有她陪應該沒關係吧!所以就去付了錢,做了第一次ARDK。到了那個地方,我直覺發現那是個直銷公司的教室(會館),接著馬上我就被帶到一群人中間,小玟就介紹這是誰那是誰,看來都是很有聲望的人物。他們七嘴八舌的問我怎麼跟小玟認識,看起來我的身體不是很好,來做ARDK後搭配產品會改善自己的體質等等;尤其當他們知道我家有兩個重病病人時,更極力的鼓吹我帶家人來做一次ARDK,把家人的問題解決….

輪到我了,我還以為ARDK是什麼新東西,原來跟我在某SPA定期做的經絡檢測是一樣的!現在我終於知道,小玟是想藉著做ARDK和買產品的機會,把我吸收成她的下線。我看著測試結果出來,眼前一位類似營養師或藥劑師的人看了結果,一下子寫了一堆產品,很快的帶過各產品的功效,然後問我先吃一個月試試看好不好;接著我又被帶回那一群人中間,又是七嘴八舌的跟我說產品真的不錯,誰誰誰吃了有效,又是翻雜誌翻報導的跟我講這種順勢療法的功效….總之,為了全身而退,我花了那一個月產品的錢,總共19,800元,換回10盒小不拉嘰的糖球。

此後一個月的時間,小玟對我特別的好,幾乎三餐問候我使用產品的狀況。我實在不太想講,那個糖球實在好難吃,甜不拉嘰的還要放在舌下自然融化….我吃其他的營養補充食品也沒這麼麻煩啊!抓幾顆配開水吞下肚就好了….總之,吃完一個月的產品後,好像也沒什麼明顯的效果,我就不想再買了。

幾個月後,小玟又約我要做ARDK;她的理由是,我吃完產品後沒有回去複檢,不知道一些過高的指數回到正常值了沒有,所以希望我再去做一次。我又去付錢做一次了,這次一群人跟我說這個事業機會多好多好,可以幫助自己也幫助別人,然後就開始畫願景圖、事業架構和獎金分配圖;我聽完一群人講完了事業結構與獎金分配,赫然發現好像一隻羊(我)跳進一群狼虎(他們)當中,等著被剝皮去骨啃肉喝血….所以下定決心,這次不管那個類似營養師或藥劑師的人開了多少產品,我都不會再拿產品,因為我不管怎麼想破頭,都真的沒有辦法負擔了。

沒想到群眾的力量是很恐怖的,才進去做完ARDK出來,在那一群人中一下子的時間,我居然又答應先拿貨後付款給小玟,於是又拿了一個月10盒小不拉嘰的糖球。回來之後吃了幾天,我開始他們曾經提到的瞑眩反應(好轉反應),這很不尋常,連我的家庭醫師知道後都要我停掉所有的營養補充食品,以觀察後續狀況。我把剩下未開封的數盒糖球產品直接退給小玟,換來的竟然是冷冷的眼神….

退貨事件發生後,小玟的態度就變了。因為她是總機兼收發,所以所有的信件都是她在登記發送的;她連我的公務信件都會晚個幾天才拿給我,就別說寄到公司的私人信函了,家人寄給我的掛號信在她的抽屜待了將近一週以上,我才拿到手。我不懂,買賣行為都有退貨可言,為什麼直銷的東西要退貨,還要遭人白眼,而且還挾私怨妨礙公務?過了不久,小玟要來跟我談貨款的事情,她說我拿了貨本來就要付錢,所以總共要付多少多少,打了折後看可不可以分期還她,我跟她說好,但是就差沒立下字據,所以也沒有講定哪時開始還。拖了很久(幾個月吧!),這件事被小玟的媽媽發現了,除了大罵小玟加入直銷沒跟她說外,更積極的介入我跟小玟間的貨款爭議,搞到最後一次在電話裏,小玟的媽媽罵了我,大概的意思是說:人生父母養的,小玟因為直銷也要背貸款利息錢,你欠小玟的錢是小錢,應該先處理才對,幹嘛要拖?之類的話….

唉!誰不是人生父母養的啊!今天是小玟先被拉進直銷,然後因為要快速升階去貸款屯貨,然後開始拉同事來買貨所造成的貨款爭議而已,又不是兩個人都不能處理的事,小玟的媽媽幹嘛要介入?只因為小玟不敢來跟我處理貨款的事嗎?我承認我也有錯,但是並不表示我不處理這件事情,幹嘛講得都是我的錯,自己的女兒一點問題都沒有的樣子呢?

我聽完電話,心情其實是很悲哀的。一來,我覺得我很笨,笨到去了兩次還不懂得拒絕,笨到沒有以朋友或同事的立場趕快叫小玟煞車。二來,我覺得小玟也很笨,笨到要升到某一階必須要拿出一筆她根本拿不出的錢,就去貸款,然後屯貨慢慢賣。第三,我覺得小玟的媽媽也很笨,笨到只聽信她女兒的一面之詞,在不了解所有狀況下介入我跟小玟之間,然後把原本可以和平處理的狀況搞到完全不能和平處理,我跟小玟以後當不成同事還沒關係,她跟小玟的關係因為直銷鬧得很僵,有辦法解決嗎?

這件事到目前為止還在解決階段,我與小玟的媽媽日前才達成協議。我會把這筆貨款做個妥善的解決,不過也別想讓我對小玟、小玟的媽媽或傳直銷留有良好的印象。忘了說,小玟似乎還不知道,已經有人對她上班講電話太多、發信太慢分不清楚輕重緩急的諸多態度感到不滿,準備找機會要她走人。同事一場,我還是會找個時間跟她說,不過會不會是她得知自己做到某天的那天下午才講,這個我可就不知道了….

我大概花了一下午加一晚上的時間,聽我朋友把事情講完。她因為家人與自己的關係,其實現在經濟狀況也不是很好,然後又在公司裏遇到這樣的烏龍鳥事,讓她覺得心地善良、當好人都被欺負,所以她以後雖然也會維持心地善良,但是要開始學著當壞人了。

對身為兼職消費型直銷商的我而言,聽完這整個事件我是很震撼的。七十年代直銷風暴對直銷人所產生的影響和教育,難道還不夠嗎?我深深的覺得,包括我在內的所有傳直銷朋友們,似乎都沒記取直銷風暴的教訓。

傳直銷本來就是一種無成本、不屯貨的無店面行銷方式,發展組織網、拓展下線固然重要,但是銷售(或消費)、關心與服務客戶更是重要。如果只有傳而沒有銷,就像金字塔型的老鼠會一樣,組織很大但是很快就會散;只有銷而沒有傳,就會像我一樣,當個買產品自己用的直銷商,頂多多幾個也是買產品的直銷商下線罷了。很明顯的,我朋友遇到的是體制既像老鼠會,又讓基層直銷商貸款或花錢屯貨的那種害群之馬;為了快速升到某階直銷商享受高額獎金,就貸款吃下數十萬的貨慢慢賣,大家不覺得這樣的方式跟七十年代直銷風暴前的傳直銷很像嗎?一場直銷風暴下來,掛的都是這些當初花大錢屯貨的直銷商,根本就是冤大頭!

另外,就學中的學生投入傳直銷事業,是不是出自個人意願,也是一個需要探討的問題。從我大學時代,就已經發現傳直銷開始深入校園,從點到線到面像撒網一般在宿舍、班級、系所、家族中傳播,十餘年來不減反增。我現在的上線雖然是我大學同班同學,但是他是在我們畢業很多年以後才接觸傳直銷事業的,並不是在大學時代就加入的….我一直認為學生應有學生應盡的本份(這樣想會不會太八股?),打工賺錢並不是不好,但是也不要太過;我也不是說學生投入傳直銷事業不好,但是傳直銷事業也是一種人脈的事業,從學生時代就開始耗損自己或自己朋友的人脈,幾年後會不會是一種損失呢?

如果換個角度來想,學生時代投入傳直銷事業是為了更了解產品、制度與理念,到了進入社會後把傳直銷事業當成人生的備胎,以可兼職、不屯貨、可隨時退出(退出即退費)的方式來經營,這樣就比較可以抵消傳直銷帶給一般大眾的不良負面印象,或許小玟的媽媽就比較能接受現在小玟加入直銷的事情了。

就公司的角度來看,某員工若在公司內向其他員工推銷傳直銷產品,而造成其他員工困擾,管理階層必須有所處置,甚至可以在員工守則中增訂相關條款,以杜絕類似我朋友與小玟的事件發生。若某員工只是單純的買產品自用,其他員工出於自願向某員工購買傳直銷產品的話,那就是單純的銷售行為了。

嗯….現在只希望事情可以圓滿解決。

歷史上的今天還寫了....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
Tags:
  • @有疑問的人
    關於您留言的問題,很抱歉我無法回答您,請見諒。
    依照您僵直性脊椎炎的情況,找專科醫生是惟一可行的路。